通知公告
文化生活
【堅守入黨初心】火紅的一線 作者:張水明
時間:2019-08-23  來源:  編輯:  瀏覽量:
  
    一線在哪里?一線是戰場上能看見硝煙,能聽見槍炮聲的地方,一線是強與弱的角力場,是存與亡的分界線。在這里,現實的冷峻與最初的渴望交相激蕩,讓人沉默堅定而又斗志昂揚。很慶幸,我對淮南煤礦的認識是從一線開始的。

    參加工作后第一個崗位是在原李嘴孜煤礦采煤二隊見習,第一次下井就去了井下的炮采工作面,“上架子”的經歷是亢奮的、震撼的,若干年過去,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歷歷在目。一大早到澡堂換上窯衣,背上沉甸甸的自救器和礦燈,戴上安全帽,全副武裝來到井口。“嘟嘟嘟、嘟嘟嘟”的打點信號,“車未停穩,請勿上下車”的語音警示,乘人車車門鐵鏈哐哐啷啷的撞擊聲,一隊隊穿梭的身影……所有這一切,都顯示著礦山的秩序與匆忙。

    去工作面的途中,坐猴車、穿風門、走大巷,一路緊緊跟著采煤隊黨支部書記,生怕在迷宮一樣的井下走丟了。進入采區,爬上一段長長的、窄溜溜的馬道,從上風巷往工作面走,巷道越來越小,最后只能貓著身子往前進。工作面采用的是偽傾斜柔性掩護支架采煤法,上口幾個工人師傅正光著膀子攉煤。書記要帶我們從工作面下去,現場的人吆喝了兩聲,大家就停下了手頭的活。從上風巷進工作面,先得下一個臺階,臺階下面是已經被炸藥震醒的細碎煤塊,踩上去很松軟,就像老家的“爛包田”,老一輩的人都說,踩到了千萬不要亂動,要不就越陷越深,拔不出腿來。書記嫻熟地走在前,一邊走一邊看,一路走一路問,炮放得怎樣?出了多少貨?一會給現場的工人說這個“腿子”沒勁了要加壓生好根,一會給我們介紹這是立槽煤,頂板是在這邊……

    “書記,咱們隊又來大學生啦?”現場工人師傅的話語,充滿力量又透著熱情,循聲望去,旁邊零星有幾盞礦燈,但是看不見工人師傅的臉,只能看見黝黑的臉上兩只眼睛是那樣的“閃亮”。他們有的站著,有的盤著腿,好像半個身子都在煤底下,有的穿著短褂,有的光著上身,身上都是煤灰,如果不是張口說話,可能真沒注意到有人在旁邊。

    從上往下走,有的地方窄到只能一個人通過,這讓我頓時想起了《平凡的世界》里提到的掌子面,的確是“巴掌大”。工作面一邊是裸露的整塊巖石,另一邊有煤也有石頭,頭頂上是工字鋼與鋼絲繩組成的棚子,兩邊用液壓支柱支撐,腳底下就是打眼裝藥放炮的地方,架子在頂上冒落矸石的重力作用下,不斷下移,工作面也隨之推進,這是多大的洪荒之力!據說,遇到過斷層,為了省去另做切眼搬家,炮采隊能在四周都是巖石的情況下硬往前拱,直到再進入煤層。工作面中間放著光滑的溜槽,有的地方還停有浮煤,一不留意踩上去就是人仰馬翻。唯一能抓的是架子上的一根麻繩,但第一次到工作面,心里還是有些膽怯,生怕使勁抓住這根麻繩,架子會不堪重負,拉歪了拉倒了怎么辦?窄的地點,風速也變得很大,風裹挾著架子上落下來的煤渣,迎面打在眼鏡鏡片上,能聽見清脆的聲音,眼睛里也灌滿了煤渣。在漆黑深邃的工作面行走,后面時不時會像泥石流一樣溜來一股煤流,偶爾還夾著矸石。在下口的聯絡硐,時常能看見正常出煤時矸石像脫韁的野馬一樣轟轟隆隆沖出來……

    隨著煤炭開采技術進步和去產能礦井退出,2015年集團公司徹底告別了炮采。幾十年的炮采,為淮南煤礦的發展積攢了家底、積蓄了能量,也為我們留下了“忠誠、敬業、堅韌”的寶貴精神財富。不管未來遇到什么樣的艱難險阻,回望一下我們來時走過的路,想一想當初為什么要出發,我相信任何困難也阻礙不了我們前進的腳步。

    采煤隊見習期滿后,我又先后被安排到掘進隊、開拓隊、通風區、抽排區輪崗見習,這讓我與煤礦有了更深的接觸。

    第一次從機巷上大傾角綜采工作面,下口沒有路、沒有梯子,只有密密麻麻支撐的單體支柱。攀著單體往上爬了幾米高后,抬頭一望,幾近垂直于地面的大傾角工作面就像嵌在地心的“天梯”,粗壯結實的液壓支架立柱,在礦燈照耀下閃閃發光,眼前的“鋼鐵長城”是如此的讓人震撼與驚嘆!這樣的龐然大物如何在幾百米深的井下安裝?如何順著煤層匍匐前進?有太多謎一樣的存在。

    第一次跟著通風區的技術員一起去巡查通風系統,回風道年久失修,空氣潮濕又渾濁,簡易的馬道臺階,很多一腳踩上去就變了形。走到一個風門處,我用盡全身力氣也沒能把風門推開一個縫,同行的技術員打開門上一個小窗,風門才被推了開,弓著身子通過風門時差點被風給“頂”了回來。到通風區沒多久,綠膠鞋鞋底就斷了。正是在通風區,我見識了老礦井系統有多復雜,曾經多少汗水在井下揮灑。

    第一次爬小眼,就像“方井”一樣,四周是用木頭摞起來的,爬上一段后,要頂起一個蓋子才能進入水平巷道。由于年代久遠,木頭已經有了一股腐朽的味道……

    所見的,已令我無比敬畏;所未見的,更加充滿艱辛。客觀條件越是艱難,越是能感受到創業者的堅韌與勇毅,越是能激發自強者永不懈怠的斗志。正是一代又一代淮南煤礦人持之以恒的開拓,日復一日默默無聞的堅守,才有了企業的今天,才有了無憂的能源保障。在煤礦,后來我成了一名宣傳工作者,火紅的一線一直是我最想抒寫的畫面。也是在煤礦,我光榮地成為了一名共產黨員。

    黃金十年,淮南煤礦大踏步從行業和省內第三方陣邁入第一方陣,淮南煤礦人的胸膛挺了起來。但是從2012年下半年開始,市場寒潮來襲,是像燒紅的石頭遇水碎裂,還是像燒紅的鐵塊淬水成鋼,淮南煤礦再次面臨關鍵抉擇。

    困境中的淮南煤礦,就像一只浴火的鳳凰,變革正在悄然孕育。由于成本嚴重倒掛,李嘴孜礦產能退出被提上了議事日程。市場不問過程的艱辛,成本高效率低,結局就是被淘汰,這是無法抗衡的市場規律。對于礦井關閉,李嘴孜礦的干部職工有太多的留戀與不舍,在送別分流職工的時候,我用相機捕捉到了很多含淚言別的情景。而我也在礦井關閉前夕通過招聘考試到淮南礦工報社做了一名記者。后來,企業抓住去產能政策機遇,又相繼退出了謝一礦、新莊孜礦、潘一礦,三萬多名干部職工紛紛奔赴新的戰場。

    市場是一面鏡子。煤價不景氣時,我們體制機制不活、管理粗放的問題就顯露無遺。集團公司審時度勢,相繼推出本土煤礦實施自主經營管理,以利潤為龍頭指標設置經營考核體系等變革措施,把市場前線的壓力傳遞到生產一線。

    一石激起千層浪。基層一線科技創新和生產方式轉變的熱情高漲,智能化工作面、巖巷快速掘進等得到積極推廣,勞動強度和作業環境不斷改善,效率也不斷刷新紀錄。效益意識深入人心。過去是產量為王,挖到籃子里都是菜,矸石都能當煤“賣”,現在有條件都實行煤矸分流。修舊利廢不僅使用廢舊材料自制電纜鉤、拉條、錨索墊板……張集礦機廠還利用廢舊設備上拆卸下來的電機、變速箱等,造出了皮帶切割機、錨索切割機、鋼筋彎曲機等“神器”。一次到謝橋礦采訪,生產樓里燈全是關著的。一名區隊長接受采訪時打趣地說,我們記者同志來了,還是要開燈招待一下的……

    在困難挑戰面前,一線有無窮無盡的智慧,有不折不扣的執行力。通過困難洗禮,我們深刻認識到,只有“開放、創新、協同”,才能看到差距、看見危機,不斷增強企業的活力和市場競爭力。面向未來,整體改制上市、組織管控模式調整和人力資源薪酬改革的落地實施,將賦予機關及機關工作人員新的職責和使命。只要我們始終堅守初心,牢記職責使命,求真務實,勇于擔當,心系一線思考問題,聚焦一線謀劃工作,為安全生產一線、項目發展一線、市場開拓一線當好參謀、做好服務和保障,我們的工作就一定能經得起實踐、經得起職工、經得起歷史的檢驗。

    每次想到火熱的一線,心底都有一個旋律縈繞:我們是能源科技的尖兵,豪情滿懷意氣風發。肩負著開采光明的使命,壯志飛揚走遍天涯……
快3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