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文化生活
【散文】大河奔流——印象黃河 作者:劉勇
時間:2019-08-23  來源:  編輯:  瀏覽量:
  
    文明的蘊育,往往與河流有關。先民們總是逐水草而居,世代繁衍……因此,他們居無定所的優美流浪,也是令人想往的。

    帕斯卡爾也曾說:河流就是前進的道路,她把人帶到他們想要去的地方。

    黃河,對每一個中國人來說,應該是不陌生的,大家多多少少都有自己對這條大河的認知和理解。黃河,總在或遠或近的地方,牽動想象,滋養華夏民族生命的崇高。黃河,又是無處不在的,一路歡歌,生生不息。

    第一次與黃河接近,是在前往清水河老牛灣的途中。車窗外間次閃過的黃河身姿,帶給我的是越來越強烈的悸動,我仿佛觸摸到了她源自亙古的激情訴說!距此行的目的地越近,那種被呼喚、被震撼、被招引的感覺就愈為清晰。此時,我與黃河血脈相通!

    一路風景,不停駐足,拍下沿途的河光山色。黃河,這中華民族的血脈之根,也在我心的底色上重重曝光,成空白并漸漸氤氳成一片混沌……

    不斷接近,最終抵達,前方出現了內蒙古清水河老牛灣國家地質公園的門樓。穿門而入,極目遠眺——黃河萬里,“太極灣”盡在眼前。這是一個彎曲度接近270度的大回彎,是整個黃河流域中彎曲度較大的一個。也正是因為這個S型的大轉彎像極了八卦圖中的太極圖而得名。至此,黃河也給了我雄渾、博大、充滿了磅礴力量的最初印象。 

    我走向黃河,走向她的百轉千回——“黃河第一灣”:“老牛灣”。景區的石碑上有著這樣的描述“相傳很久以前,九九八十一天的傾盆大雨下得此地洪水泛濫,房屋倒塌,天地被沖。太上老君在河套地帶給神牛套了神犁,決定讓神牛重新犁出一條新的河道,使洪水歸道。太上老君親臨明燈山視察,神牛被明燈山上突如其來的亮光驚嚇,拉著神犁向東犁去,剎那間犁出一個大灣,這就是今天的“老牛灣”。“老牛灣”在對面河道上的凸出部分又形似牛頭,這又契合了“老牛灣”的命名。它位于黃河幾字灣右邊的大灣上,億萬年來形成的流水侵蝕地貌、峽谷地貌、黃土地貌、地層剖面等地質遺跡,魅力獨具,處處凝結著時間與自然的神力。

    沿著景區的觀光道前行,一路風情,無處不景。一幅幅畫卷在眼前鋪開,腳下的黃河血液般流淌,低沉的轟鳴仿佛歷史久遠的回音,彌漫天際。發源于青海省巴顏卡拉山北麓各恣各雅山卡日曲的黃河,是中國第二、世界第五的長河,是世界上含沙量最大的河流。黃河的形成經歷了漫長的歷史,在距今100多萬年前的更旱新世,黃河流域內分布著許多湖盆,他們彼此互不連通,各自形成獨立的水系。上游到中游河段流經黃土高原,攜帶大量泥沙使河水呈黃色,因此而稱為“黃河”。

    繼續前行,更感覺黃河無處不美。我來到了中國最美的河段之一——蒙晉大峽谷。這也是黃河大峽谷中最為典型的峽谷地段,流水沿地面巖石破碎帶歷經數十萬年不斷下切侵蝕的地質剖面清晰可見,使人不由感嘆歲月與自然的鬼斧神工。

    沿黃河一直走到了路的盡頭:游客止步!

    一路腳步,印下的是難以言說的感懷!流程達5464千米,流域面積達752443平方千米的“母親河”與上千條支流相連,猶如無數血管,源源不斷地為祖國大地輸送著生機與活力。

    在回程的車上,心緒難平,梳理著拍下的一幅幅圖景,眼含熱淚,在微信朋友圈內留下這樣的文字:黃河與長城,兩大奇觀在這里握手。近距離地與黃河溝通,你首先感受到的是一種震撼之美,她雄渾而低沉的交響,來自天外,在心靈里永恒,一如我們的初心!我與黃河,相互感動!撫摸黃河,我的血與黃河一起滾燙!中華偉大,黃河英雄!擁有這樣一條河流的民族,是永遠也不能被戰勝的。面對黃河,我禁不住淚流滿面……!
快3中奖规则